<sub id="rtvrb"><progress id="rtvrb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<th id="rtvrb"><meter id="rtvrb"><dfn id="rtvrb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<track id="rtvrb"><progress id="rtvrb"><nobr id="rtvrb"></nobr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<th id="rtvrb"></th>

      <track id="rtvrb"></track>

        <sub id="rtvrb"><progress id="rtvrb"></progress></sub>
          <track id="rtvrb"></track>
            <th id="rtvrb"><meter id="rtvrb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官方微信
            中国仪器网视频·访谈
            中国仪器网>视频访谈>正文

            访谈预约

            中国仪器网全新打造的高端访谈栏目,把握行业跳动脉搏,全面报道名企动态,探寻名人辉煌历程
            联系人?#21495;?#23567;姐
            QQ:969129947
            电话:021-50353779
           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轻松扫一扫
            添加微信公众号


            微信号:chinayiqi
            细胞生物学家、中科院院士韩家淮:让基础研究成为创新的源动力
            来源:东南网
            评论数:59次 浏览量:4436次
            【导读】韩家淮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厦门大学副校长、应激细胞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,炎症反应的细胞信号转导网络与肿瘤的关系“973”项目首席科学家。

            在近些年的研究中,两个重要科研成果奠定了韩家淮课题组在生物学界的地位:一是在世界上率先发现p38通路在炎症反应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;二是第一个发现“RIP3”蛋白激酶,为通过寻找抑制药物,从而治疗因细胞坏?#34013;?#23548;致的相关疾病提供可能。

            636190460355042766768.jpg

            面对采访,韩家淮说,希望基础研究得到重视,让其成为创新的源动力。

            发现炎症反应的信号通路

            韩家淮与厦门大学结缘,要归功于他在美国做博士后研?#31185;?#38388;的室友林圣彩。2001年,现任厦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的林圣彩,被厦大聘为特聘教授。正是在他的介绍下,韩家淮也被引进到厦门大学当兼职教授。

            当时,韩家淮已是美国斯?#27515;?#26222;斯研究所的副教授,在炎症应激反应信号通路的系统性研究上,拥有国?#24066;?#30340;影响力。早在1993年,他在世界上最早发现与炎症反应相关的p38丝裂原蛋白激酶。

            2007年8月,在校方全力邀请之下,韩家淮?#29260;?#26031;?#27515;?#26222;斯研究所的终身教授职位,到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当全职教授。在厦大,他带领团队继续对炎症反应机理的研究。

            韩家淮团队取得被认为是“里程碑”的成绩。在多年研究中,他们克隆出一系列p38信号通路中至关重要的蛋白质?#32959;櫻?#25171;通p38信号通路。这就为抑制炎症因子的产生、防止和消除癌变细胞、控制细胞坏死及其引起的病理变化提供可能的药物靶点。通俗说,这项研究能帮助开发治疗炎症和癌症的新药。

            ?#19994;?#32454;胞死亡的转换“开关”

            韩家淮近期最富有代表性的成果是,?#19994;?#32454;胞凋亡和细胞坏死的“开关”。据悉,细胞在?#27426;?#30340;生理病理条件下或遭遇恶劣环境时,为应对外界刺激维?#32959;?#36523;稳态,会采用不同的细胞死亡方式应对环境变化。其中,细胞凋亡和细胞坏死是极为重要的两种细胞死亡方式。

            “细胞凋亡与细胞坏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生物学过程。”韩家淮说,前者是一种细胞程序性死亡方式,这一生物学过程对机体没有伤害。而后者是一种“不安全”的细胞死亡方式,往往会导致细胞内的质膜破裂,细胞自溶,引发组织急性炎症。

            细胞凋亡与细胞坏?#20048;?#38388;可互相转换,如果能?#39029;?#23427;们之间的调控机制,就?#19994;健?#24320;关?#20445;?#33021;把细胞的坏死转换为安全的凋亡。

            韩家淮的实验室?#19994;?#20102;这个“开关”。他们发现一个独特的现象:在某些细胞中,RIP3蛋白的表达量高细胞走向坏死路径,RIP3表达量低细胞则走向凋亡路径。在实验室条件下,研究团队人为改变RIP3的表达量,结果与预期的一样。2009年,《科学》杂志以长篇研究报告的?#38382;?#21002;登这项成果。

            “现在,我们已可以在小范围内抑制细胞坏死。”韩家淮说,这样就能阻断组织细胞的病理变化,为多种临?#24067;?#30149;的治疗提供一个潜在的药物靶点。

            该成果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,并入选“中国生命科学领域十大进展”。而作为带头人,韩家淮?#19981;竦酶?#24314;省科技重大贡献奖的荣誉。

            创新建设要重视基础研究

            韩家淮?#37038;?#30340;是生命科学领域的基础科学研究。因为?#29420;?#24212;用终端,普通百姓对基础科研大多感到陌生,这一类科研专家是“看不见的那批人”。“我还在美国实验室时,导师做成一个细胞因子的抑制剂,申请专利后就向下游公布。”他说,有一家制药企业据此制成应用于强直?#32422;?#26894;炎、严重的关节炎等抗炎症的应用,全球市场销售额排行第三。但在用这个药时,人们基本上是不会意识到前端所做的基础研究。

            事实上,基础科学研究?#26143;?#32622;效应,即距成果投入应用还需付出很多的时间成本——当下的研究并不能立即转化成生产力,创造物质价值。或者说,基础研究的成果是无偿向下游传递的,本身并不直接创造物质价值。因此,基础研究的长期?#38498;图?#24040;?#38498;?#38590;被人理解。

            “相比应用研究,?#30475;?#25630;理论的基础研究更难,因为应用研究会有利益驱使。”韩家淮认为,国内民众长期有一?#25191;?#35823;的?#29616;?#35748;为“有用”的科学项目才是值得去研究的。其实,基础科学研究指出一个方向、一种可能性,这个可能性尽管大多最终可能没成果,但起码有了?#27426;?#30340;科学积淀。如果没有基础研究的铺垫与积淀,下游根本做不下去,更何谈进一步提升与开发。

            “就像我们福建,要想建设成一个创新型的省份,基础研究就须要抓好。”韩家淮说,这?#26412;?#19981;应只考虑明年、后年,或者几年之后我们能研究出什么东西,而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,让基础研究成为创新永不枯竭的源动力。


            2018-05-26 14:06:22
            标签:韩家淮;生命科学

            随时了解更多仪器资讯,招标、中标信息实时更新,海量招商信息随时看,最大、最全、最专业的仪器信息网站尽在中国仪器网(yiqi.com)。扫一扫关注中国仪器网官方微信,随时随地查看最新最热的仪器?#35753;?#20449;息!

            我要表态

            • 12
              给力
              给力
            • 30
              赞同
              赞同
            • 17
              学习
              学习
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冒汗
              冒汗
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疑问
              疑问
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晕
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无聊
              无聊